您的当前位置:主页 > 77878世外桃源藏宝图 >
黄光裕案一审判决书(全文)
【发布时间:2019-11-08】 【作者:admin】

  杜鹃的辩护人提出的辩护意见是:杜鹃参与内幕交易犯罪的程度不严重,且系从犯,请求法庭对其判处缓刑。

  许钟民的辩护人提出以下辩护意见:许钟民在内幕交易的事实中,没有为自己谋取利益,没有任何非法所得,系内幕交易犯罪的从犯;其所犯泄露内幕信息罪具有自首情节;在单位行贿事实中,许钟民没有向有关税务人员提出不正当的请求,也未谋取不正当利益;靳红利存在索贿情节。许钟民系初犯,案发前一贯表现良好。辩护人当庭出示了许钟民的供述和亲笔供词,黄光裕的亲笔证词,北京京文唱片传播有限公司出具的《情况说明》、《中国新闻周刊》杂志社出具的《关于许钟民出资共同创办中国新闻周刊英文版的情况说明》、中国儿童少年基金会出具的《捐款证明》、《恳求书》等书证,用以支持上述辩护观点。

  一、非法经营的事实被告人黄光裕于2007年9月至11月间,在国家外汇管理局规定的交易场所以外,将人民币8亿元直接或通过恒益祥公司转入盛丰源公司和深圳市迈健凯电子科技有限公司(以下简称迈健凯公司)等单位账户,经由郑晓微(已判刑)等人控制的“地下钱庄”,私自兑购并在香港收取了港币8.22亿余元(折合美元1.05亿余元)。

  上述事实,有下列经庭审举证、质证的证据证实,本院予以确认:(省略部分证人姓名---编者注)

  1、证人伍健华(国美电器控股有限公司董事)的证言:黄光裕大多在澳门连卓钊开的赌厅以其的名字赌博,其是黄的代表。连卓钊的赌厅与黄光裕都是港币结算,黄光裕赌博可以不带现金,连卓钊最高时给他的预支赌资额度达到港币2.8亿元。黄光裕还连卓钊赌债资金来源及还款方式一种是用减持香港国美的钱还,由其从香港银行开本票送到赌厅。大多数情况是黄光裕从大陆调拨人民币通过地下钱庄偿还。其一直与赌厅的陈小姐联系,她提供一个大陆地下钱庄的账号,其再把账号告诉黄光裕,由黄光裕将钱打过来。黄光裕从内地向地下钱庄的账号内打款后,地下钱庄的人会和澳门赌厅联系,告诉赌厅还了多少钱。

  伍健华经对公安人员出示的郑晓微记账手册第三册进行辨认,确认在该册中记载的“伍生和伍健华换汇金额”应该都是黄光裕还的赌债。

  2、证人连棹锋[香港海王集团(国际)有限公司董事会主席]的证言:其在澳门主要负责为连卓钊的赌厅与客人对数(即对账)、追赌账,赌厅只收港币。黄光裕在赌厅以伍健华、余国良的名义赌博,这二人是黄的经纪人,负责归还黄所欠的赌债,如果他们手里有港币,就会开本票给赌厅;如果没有港币,黄光裕就让伍健华以人民币归还,其联系地下钱庄,由钱庄将在内地接收人民币的账户告诉郑晓微,郑将账户交给其公司的陈小姐,陈小姐再转告伍健华。陈小姐和伍健华经常对数,再报给郑晓微,郑晓微再告诉其,其让人找伍健华,不用找黄光裕。郑晓微的手工记账册中写着“伍生”或“伍健华”的账目,就是黄光裕的换汇记录。

  3、证人连卓钊[香港海王集团(国际)有限公司实际控制人]的证言:黄光裕在其赌厅赌博,从来不用自己的名字开户、写欠条,他的经纪人是余国良和伍健华。如果黄光裕没钱还赌债,就会让伍健华帮助联系地下钱庄,从大陆打钱,由伍健华还钱给其。其没有直接就赌债或赌博问题与黄光裕联系过,这方面的事情都是其找伍健华。当黄光裕要从大陆用人民币换成港币还赌债的时候,其就安排连棹锋为伍健华提供钱庄的银行账户。

  4、证人郑晓微的证言:其提供账户给需要外币的客户,客户将人民币在境内汇入其指定的账户,其再将人民币转入香港客户指定的账户,香港客户则在香港将外币转入其提供的内地客户指定的账户,其收取一定的汇差作为费用。其通过发手机短信或传真的形式将收款账号告诉客户,其对公的收款账户是深圳市康源达贸易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康源达公司),对私是以孙永帝的名字开的账户。在公安机关扣押的12本账册中有其记录的7本,内容是其从事外汇兑换业务的情况,包括收款时间、金额、人民币兑换港币的汇率、来款方的账户名、付给客户的港币金额等内容。盛丰源公司和迈健凯公司都是其香港朋友苏小姐的账号,平时其和钟某借来用于转款和收款。

  5、证人钟某的证言:黄光裕、连卓钊被抓后,其听郑晓微说可能会牵扯出她替他们换汇记账的事,为此郑晓微躲出去了。

  6、证人周某的证言:2006年至2007年,黄光裕指令其往深圳的几家公司打过人民币2亿元,但未说明资金用途。收款公司与其单位没有业务往来,财务上只能记往来款下的应收款。

  7、证人侯某的证言:鹏投公司支出资金必须有黄光裕本人的签字或杜鹃代签才能调拨。其在鹏投公司任职期间,同时负责恒益祥公司的财务,恒益祥公司没有实际经营业务。

  8、证人邵某的证言:鹏投公司与恒益祥公司是关联公司,恒益祥公司平时没有业务,银行账户只是作为往来转账用。鹏投公司、恒益祥公司与盛丰源公司、深圳市仁惠进出口有限公司(以下简称仁惠公司)、迈健凯公司并没有实际业务往来。

  9、证人芦某的证言:恒益祥公司属于集团内公司,没有业务,只是用于集团内公司之间相互走账。恒益祥公司与鹏投公司的资金往来,其都记为往来账。

  10、被告人黄光裕的供述:其自2006年至2008年,总共动用了大约人民币10亿元通过地下钱庄换汇并在香港接收港币。2007年总体拿人民币换了大约有港币6至7亿元。其在澳门连卓钊赌场输钱需要还赌债时,会让伍健华联系地下钱庄用人民币换汇。转出资金的关联公司基本就是恒益祥、饮马科技、缘奔达等公司。2007年9月,其将人民币1亿元通过地下钱庄换成港币,是由伍健华联系连卓钊办的。仁惠公司、盛丰源公司的账号就是伍健华所给的地下钱庄接收人民币的账号。换汇过程中,其支付人民币的账户基本全是深圳、广东那边的公司。由鹏投公司或恒益祥公司这些关联公司支付到这类无任何业务往来的深圳公司的人民币,全是其用来换港币的。香港万盛源控股公司、Elegance投资管理公司都是由其实际控制和使用的,东方心经600049一品堂”社科院原副院长:中国金融,用来接收这些港币。

  11、工商行政管理机关出具的企业法人营业执照、注册及变更登记资料等书证证明了鹏投公司、恒益祥公司、盛丰源公司、仁惠公司、迈健凯公司、康源达公司、深圳市怡情源贸易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怡情源公司)、深圳市自由神电子有限公司(以下简称自由神公司)、深圳市发元盛贸易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发元盛公司)、深圳市通建达贸易有限公司(以下简称通建达公司)成立的时间及工商注册情况。

  12、鹏投公司、恒益祥公司出具的2007年9月至11月对外付款的银行凭证、银行存款日记账、对账单等书证证明:上述二公司于2007年9月至11月,分别向盛丰源公司、仁惠公司、怡情源公司、自由神公司、发元盛公司、迈健凯公司、康源达公司、通建达公司付款合计人民币8亿元。

  13、深圳市公安局扣押的郑晓微手工记账本1册、深圳市罗湖区人民法院(2008)深罗法刑一初字第9l6号刑事判决书等书证证明:郑晓微经手办理的13笔换汇款项合计人民币8亿元,进入郑晓微所在的地下钱庄控制的账户,为客户“伍生”(伍健华)非法兑购港币。

  14、香港万盛源控股公司的往来账款明细,相关澳门赌厅出具的客户赌博输赢账单、存(还)款流水账,中国银行)股份有限公司北京市分行出具的外汇牌价等书证证明:黄光裕控制的香港万盛源控股公司及伍健华记录的代黄光裕归还赌债的账目于2007年9月至11月间,共接收港币8.22亿余元,折合美元1.05亿余元。

  15、国家外汇管理局北京外汇管理部出具的《关于对11.7专案有关涉案人员行为进行性质认定的复函》的书证证明:买卖外汇应当通过依法取得结售汇业务经营资格,特许兑换业务经营资格的境内机构,或者在中国外汇交易中心等国家规定的交易场所进行。未通过前述国家规定的机构或场所在境内收付人民币并相应在境外收付对价外币的行为,应认定为非法买卖外汇行为。

  16、中国人民银行营业管理部出具的《涉嫌洗钱等犯罪案件(线索)移送表》、公安部经侦局出具的《关于核查北京鹏润投资有限公司可疑交易线索的通知》、北京市公安局出具的立案决定书等书证证明国家金融监管机构向公安机关移交案件线索及案发情况。3

六合内部玄机| 今期藏宝图| 开奖结果| 香港开奖结果| 大红鹰高手论坛| 本港台报码室| 香港杀庄网0449| 摇钱树论坛| 500507玄机彩图| 奇人中特网| 开奖记录| 香港王中王| 白小姐彩图| 六合开奖结果| 香港码会资料|